• 欢迎来到中国国际铸造网!
  • 请登陆!
  • 登陆邮箱:
  • 密码:
  • 注册
  • 忘记密码
当前位置:首页 » 市场行情 » 经营贸易

真假到底谁说了才算?

2013-01-08 09:23:21
本文导读:
面对经济的诱惑你能有几成把握不被动摇?财富人生频道面对国内拍卖市场不保真带来的诸多问题,不知道该说的是什么?

  面对经济的诱惑你能有几成把握不被动摇?财富人生频道面对国内拍卖市场不保真带来的诸多问题,不知道该说的是什么?

  真与假,到底谁说了算

  据了解,目前文物局、法院、行政主管部门和学术界均可进行文物鉴定,但都是分散的,没有统一起来。同时,学术界往往还提倡“百家争鸣”、“鉴而不定”,各种不同的标准和判断实在让人有些无所适从。

  后来谢稚柳过世,以启功为组长的多名专家又集体鉴定一致说假,实在是让人难以定夺,最后就不了了之了。”还有像前文提到的“230万拍吴冠中假画案”,吴冠中本人认定为赝品都没能获得赔偿,可见艺术品真假判定的困境。

  有趣的是,就在近日,当代艺术家祁志龙发微博称,没想到“靠谱”的苏富比之后却在自己微博上公开发表声明称,这幅作品为真,并带有香港少励画廊的保证书。没多久,祁志龙便发微博证实了该作品确实不是赝品,是自己的记忆出现了偏差,并公开进行了致歉。值得借鉴的是,这一事件一方面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个人证词的不确定性,另一方面也体现了流传有序、保证书等鉴定措施的有效性。

  利益驱使下的鉴定之惑

  不过,在国内的拍卖界就不限于这样一些“不痛不痒”的小故事了。就说关于“徐悲鸿油画造假”的质疑公开信,秦春荣不无忧虑地告诉记者,还称画中的确是自己的母亲,直到有二十多人“实在看不下去”,联名写信指出这幅画只是当年他们研修班的习作之一,这才在一年多之后翻了案。这背后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利益驱使,竟然使得儿子都不认得妈妈了呢?

  而国宝级的“金缕玉衣”就更是让人称奇了。包括原故宫博物院副院长在内的5位文物界“泰斗”的鉴定书让银行一口气被骗去贷款24亿元。这样的“专家鉴定”还拿什么让人去信服呢?无怪乎会有拍卖行堂而皇之地宣称“不可能保真”、“全靠自己眼力和本事”。

  暴露出来的事件是这些,但我们总不免担忧,如此鱼龙混杂的拍卖市场上,到底有多少东西其实都是假的呢?原佳士得公司的石先生苦笑着摇摇头说:“基本都是假的咯,或者说大部分。要变革?难!”真是不可谓不让人寒心。而实际上,虽然近年来这样那样的事件和案子也有不少,但“没听到过有什么胜诉的例子”。

  一方面,法院方面也需要请专家来鉴定,而另一方面,“专家也是要花钱去请的嘛,难道随随便便就给你看了”。复旦(微博)大学文博系教授、上海市传统工艺美术评审委员会委员胡志祥就告诉记者:“一般人根本也没地方去申诉,就只能认栽呗。”

  拍卖行乱象丛生

  就是在这样鉴定缺失的窘境下,迅速活跃的市场滋长了许多不正之风,不少小拍卖行完全不顾自身及行业的形象,用秦春荣的话来说,全是一派“三年不开张,开张吃三年”的做法。

  除了骗取大量图录费的“捞一笔是一笔”的做法之外,拍卖行与收藏者签订的拍卖合同有时候也千奇百怪,充满霸王条款。曾在司法局任职的陈越骏因为平时爱好收藏,经常跑拍卖行,也接触了不少收藏界的朋友。

  “很多朋友也知道我以前的法律背景,就来问我这方面的问题。”陈越骏颇为严肃地说,“我感到光是拍卖合同当中的一些霸王条款就很值得规范。”他解释说,按一些拍卖行的合约,即使拍品流拍了,拍卖行依然按照标的费来抽取10%的佣金,同时拍卖行还会故意忽悠”卖家评估一个很高的起价,这甚至就有点明着抢钱的味道了。

  对于这样的行为和极高的流拍率,胡志祥也告诉记者,有些拍卖行或为了名气,或纯为了快速捞钱,就会出现这样的一种“假拍”。不但有流拍的,还有实际没成交却说拍了天价、卖家自己拍下的等等怪现象。

  更为让人吃惊的是,还有些小拍卖行专门就是做“知假拍假”买卖的。上海一位各处跑拍卖行的藏家吕先生告诉记者,他知道的有些小拍卖行只要两三个人就可以开起来。

  诚信缺失:乱的还不只是拍卖行

  不过,让吕先生更为担忧的是,拍卖乱象,从根本上说,反映的是市场的整体乱象,是整个社会诚信的缺失。“也不能就说是拍卖行的甩手不管让市场一乱至此。”吕先生一边摇头一边显得非常无奈地说,“我们的藏家――不管是卖家还是买家――有时候都是不讲原则的,跟拍卖行串通一气的自然有,让拍卖行难做的也有。”

  吕先生告诉记者,一些拍卖行对于大客户都比较客气,于是个别大客户会出现这样的情况:先拍下一件作品,然后拖着拒绝付款提货,等待下一次拍卖会又委托拍卖行继续拍卖。如果价格高了,那他就完成交易获取差价;如果价格低了,他东西也许就不要了,让拍卖行自己吃进。拍卖行对于这样的大客户也没什么办法。

  在记者采访的各方学者和专业人士的意见中,唯有对于社会诚信体系的建立意见是最为统一的。反观国外市场,假货首先就没有人要买,也没有对艺术品领域缺乏认识、贪图利益、容易上当的门外汉大量出现在市场上。

  法治:先从小处抓起

  应当说,正是因为面临着重重困难,正是因为有着和国外市场不一样的环境和发展阶段,国内的拍卖行业更应该寻求一种创新的变革,应该率先找出适合自身良性发展的道路,来规范、完善整个行业,让这样一种行业越走越好。

  而即使国际惯例、国外经验不能在法律法规上获得很多借鉴,但我们又为何不能自己走出一条真正好的、对的路,而要有样学样呢?胡志祥认为,没有监管、没有惩罚机制的行业一定是会有问题的,这就需要从法治和市场两方面对拍卖行业有所制约。即使一开始的制约力度不够大、制约面不够广,也要一步步地走起来。

  徐汇区人民法院就曾审理过这方面的案件,并提出了相关建议。意见指出,应制订相应的行规行约,完善责任追究机制。可参考合同法、物权法等规定制订相应的行业规则,督促拍卖人员将可能出现的风险及损失计算方式、赔偿责任的承担等纳入双方签订的委托合同中,约定出现此类情况的处理办法,以期为今后相关法律法规的修改提供依据。

  从小处抓起是比较切实可行的一条道路。胡志祥举例说,对于像“汉代玉凳”这样最后发现没有成交的天价假拍,或者是那种拍了一个价格但故意夸大成另一个价格的,可以从税收上加强监管。

  “你虚报多少我就按多少收税,看你还敢虚报不”?按照胡志祥的思路,通过一些实施条例、细则的修改和制订,可以先针对一些实际问题,改变拍卖行甚至相关人员做假、弄假、不诚信的“零风险”状态。而更重要的是,就像秦春荣所呼吁的,市场、社会和行业的联动作用才是长期良性发展的一种必需。媒体的评论力量、对于不公平交易的追踪、市场竞争的优胜劣汰、行业行规的完善和系统化,都是可以逐渐显示出效果的做法。

  就像陈波所言,时间终究会淘汰这些不长久的拍卖公司,逐渐留下被世人所熟知、所认可的诚信企业。当有一天拍卖行不再靠卖赝品谋求利益、当卖家和买家也都认识到诚信的重要性,当整个行业在行规、市场竞争和法律监督的三重作用下有一个有效的惩罚、赔偿机制的时候,才是市场真正成熟、消费者真正放心的时候。

  从上面的文章中可以看出,其实只要对财富能有所控制相关的欲望,那么在很多时候才能得到更为相关经济基础,这是一个很有效的方式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相关内容,在很多时候只有经历相关的问题才能获得更多更好玩的相关信息。

返回首页    |   联系我们    |   会员服务    |   广告服务    |   杂志服务    |   合作代理    |   商务服务    |   人才招聘    |   服务中心    |   法律声明    |   付款方式    |   建议反馈
本网站服务于24省4市铸造学会及其余省市铸造学会信息交流。    备案号:苏ICP备10227300号-1